体育网-小学体育教案-体育项目-体育课游戏-体育画报-金华市丰羽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体育画报

美国上演“神仙打架”把西方网民都看呆了

  然而,来自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和美国耶鲁大学的两名游泳选手,却因为一场仿佛“神仙打架”般的较量,把整个西方世界的网民都看呆了

  然而,来自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和美国耶鲁大学的两名游泳选手,却因为一场仿佛“神仙打架”般的较量,把整个西方世界的网民都看呆了。

  从美国游泳资讯网站“SwimSwam”以及英国小报《每日邮报》的报道来看,此次美国8所“常春藤”大学的游泳比赛之所以成为了西方媒体上最热门的一个话题,是因为这场比赛中有两名“跨性别”选手参赛。

  其中一个运动员,是此前已经在西方社会和国际体坛引起不少争议的“男跨女”选手Lia Thomas。出生性别为男性的ta,因为认为自己是个女性,便于2019年开始服用女性激素药物,准备变性成为女性。但因为ta酷爱游泳,还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男子游泳队的选手,所以在宣布自己要变性后,ta还申请加入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女子游泳队,并很快就打破了多项由女子运动员保持的校级记录。

  但这种男性通过变性从事女性竞技体育的情况,却在西方世界乃至世界上许多其他国家引起了强烈的争议。一些人认为,只要这些“跨性别”运动员服用女性激素药物,遏制住了自己的男性激素,ta们就可以参加女性的竞技体育运动。一些国家和国际体育组织也是根据“激素水平”来判断“男跨女”运动员能否参加女性体育项目的,比如美国就要求这种“男跨女”运动员需要接受至少1年的激素治疗。

  但也有不少人认为,这种做法对真正的女性运动员不公平,因为出生为男性的“跨性别”运动员,即便服用女性激素药物,ta们也仍然有男性的骨架和体格带来的许多优势。一些科学研究也发现,“男跨女”运动员需要接受更长时间的激素治疗,才能移除男性激素给ta们带来的体格优势——比如去年1月5日《英国运动医学杂志》发布的一篇相关论文就认为,激素治疗应该至少持续2年以上。

  不过,在上周末“常春藤”高校的校际游泳比赛中,“男跨女”运动员Lia Thomas却被一个与ta情况完全相反的“跨性别”运动员在泳池里击败了。此人便是美国耶鲁大学女子游泳队运动员Iszac Henig。

  是的,与Lia Thomas不同,Iszac Henig(Izzi Henig)的出生性别是女性,但去年4月ta决定“出柜“,告诉队友和教练ta准备变性成为男性,并已经接受了胸部手术。

  但为了继续在耶鲁大学女子游泳队参赛,这名认为自己是“男性”的“女跨男”运动员选择先不接受激素替换治疗(即服用男性激素药物)。可此事却同样引起了不少争议:虽然Iszac Henig在生理体格和激素水平上都仍是女性,但已经将自己视为“男性”的ta,等于是在以“男性”的身份在参加女性的比赛。

  于是,在不少人看来相当奇幻的一幕便出现了:一场女子游泳比赛,却有两名“男性”运动员在参赛,其中一人还拿了冠军。

  目前,此事已经在西方的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在《每日邮报》这家英国右翼小报的评论区,绝大多数网民就表示他们已经被此事完全“搞晕”了,已经“看不懂这个世界”了。

  有人还哀叹说这些跨性别运动员和支持他们的那套“政治正确”已经“毁掉”了女性体育项目。

  但这种对此事表示震惊和反对的情绪,并不仅仅只出现在有保守主义政治倾向性《每日邮报》的评论区。在美国专业游泳资讯网站“SmiwSwam”上,那些反对让跨性别运动员参加女性体育运动的网民,也获得了更多的支持与点赞。

  下面这两个评论就非常典型。一个支持这些“跨性别”运动员的账号先是留言说,那些不同意“跨性别”运动员参加女子赛事的人都是发狂的极右翼分子。这则评论获得的“赞”和“踩”分别是51和188。

  随后,另一个账号回应说:或许极右翼分子反对“跨性别”运动员,但也有很多中立和自由派的人也反对这种情况。这则评论获得了256个赞和18个踩。

  不过,评论区也有一些获得较多点赞的人认为,只是在精神层面认为自己是男性、并没有服用男性激素进行变性的Iszac Henig,能够战胜已经服用了2年半女性激素的Lia Thomas,不仅说明了Lia Thomas并没有超越女性的优势,更说明女性的身体并不像一些人想象得那么弱。这些声音还认为,认为两人不该参赛的人,恐怕才是在歧视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