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网-小学体育教案-体育项目-体育课游戏-体育画报-金华市丰羽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体育画报

12家足球豪门“闹独立”?解析欧超联赛如何成了闹剧

  12支足球俱乐部试图“闹独立”组建欧超联赛,最终却落得全民抵制的闹剧近期成为全网热点,无论是球迷还是普通看客,都对此事津津乐道

  12支足球俱乐部试图“闹独立”组建欧超联赛,最终却落得全民抵制的闹剧近期成为全网热点,无论是球迷还是普通看客,都对此事津津乐道。欧洲超级联赛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为什么在官宣后48小时后就宣告失败?闹剧已结束还是仅仅摁下暂停键?

  20年前我首次来到欧洲,从西班牙同行口中听到“欧洲超级联赛”这个概念。当时正连续引进菲戈、齐达内、罗纳尔多、贝克汉姆等巨星打造“银河舰队”的皇家马德里主席弗洛伦蒂诺是这一构想的大力倡导者。

  “欧超”构想者的活动基地是由欧洲豪门俱乐部组成的 “G14集团”。G14一边对欧足联施压争取豪门俱乐部在决策中更多话语权,另一边持续不断地讨论赛制问题,无论是欧冠改革,还是欧超设想。

  欧超被广泛理解成欧洲足球试图走美国NBA、NFL包装经营路线的尝试。实际在早期,欧超对标的模范是英超。20世纪90年代全面商业化的英超从21世纪初开始大踏步地在整体包装、商业运营、版权销售等方面超越意甲和西甲,差距越拉越大。

  到2018年左右,英超最差球队也可以得到近1亿英镑电视版权分成,而近一半西甲球队电视版权收入只在4000万—5000万欧元左右。巨大差距导致英超小球队也可以从西甲强队买人。而无论西班牙人还是意大利人,都很清楚凭借本国经济基础、球迷消费能力,很难让经营达到英超水平。因此,皇马、巴萨、尤文图斯等豪门认为组建一项只有强队参加的欧洲顶级赛事才是出路。

  构想在20年前就已经有了,为什么现在才突然宣布而又匆匆收场?原因在于:足球在欧洲有着强大、深厚、广泛的社会根基,并不完全受资本市场左右,要想打造一个脱离根基却又吸血全社会的头部建筑,阻力实在太大。

  接触过欧洲平民生活的人一定会发现,足球对于欧洲人远远超越了竞技运动本身。就连很多几百人的小镇、小村都有自己的足球俱乐部。足球在21世纪已经取代教堂成为社区生活的一大象征。

  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一层一级的联赛制度,成绩最好的球队升级,成绩最差的球队降级。升降级制度是机会平等的最大保障。在拥有超过4万家足球俱乐部的英格兰,稳定开展比赛的赛事足足有11个级别。

  一个俱乐部拥有先进理念和出经营,同时又招徕了一批潜力不错的球员,再加上一个神奇教练,完全可能从低级别联赛打起,最终升入全国最高水平赛事,就像21世纪初意甲的切沃,他们是从街区小球队一步步升上来的。切沃后来在意甲成绩突出,还打进欧洲联盟杯。

  欧足联主办的跨国赛事,例如欧冠(欧洲冠军联赛)、欧联杯(也被译为欧罗巴联赛,前身是欧洲联盟杯),就是各国联赛的自然向上延续,成绩最好的各国球队俱乐部可以代表本国参加欧洲赛事。

  皇马为首的豪门最犯难的地方莫过于此。他们想垄断商业收益最高的欧洲顶级赛事,让其成为一个闭环富人会所。但这就意味着违反体育最重要的公平原则,对其他球队关上大门,欧超创办者提出的“每年邀请5支球队”更像是对公平的侮辱而不是弥补。

  在某些强者永远有巨大取胜概率的体育运动中,或许此类创意会更容易实施。偏偏足球的魅力就在于它是圆的,以弱胜强的案例在足球世界里非常多见,小球队闯入大赛甚至赢得冠军的童话也屡有发生。没有升降级的闭环豪门联赛,注定不会得到民众的道义支持。

  意大利著名评论员斯孔切蒂说:“欧超联赛的推出,并不基于优良的工商业设计,而是绝望。”

  绝望尤其体现在西班牙和意大利俱乐部身上。不管巴萨还是尤文图斯,都是背负着巨大债务的俱乐部。债务不是因为收入太少导致,而是支出严重超标。

  豪门俱乐部尤其明白组建一支星光璀璨的球队的重要性。所有人都在试图对所有人挖角,球员的薪水和转会费被挖角行为越推越高,远超过俱乐部收入增速。如果出现像前几年AC米兰、国际米兰长时间打不进欧冠的情况,亏损将更严重。

  皇马主席弗洛伦蒂诺是个公认的商业奇才,他让皇马在过去多个赛季实现了盈利,即使受到疫情打击的2019/2020赛季也盈利30万欧元。但疫情持久不退,且皇马5亿欧元翻修伯纳乌球场,本赛季预亏近1亿欧元。弗洛伦蒂诺无法接受2022年新伯纳乌球场落成后一年只能踢二三场最高级别的豪门比赛,他想趁此机会孤注一掷。

  弗洛伦蒂诺是欧超最主要的推手。能够搞出那么大的风浪,关键又在于他找到了尤文图斯主席阿涅利这个干练的搭档打手。

  阿涅利也是成功者,他担任主席的尤文图斯2012—2020意甲9连冠,彻底走出2006年因为操控裁判的“电话门”丑闻降级的阴影。阿涅利善于交朋友,也格外爱说谎。他积极参与对其他俱乐部的游说,而且利用的是自己另一个官方身份——欧洲各国豪门俱乐部组成的“欧洲足球俱乐部联合会(ECA)”主席。

  阿涅利一直以这个身份和欧足联谈判欧冠改制,而且和欧足联主席切费林称兄道弟,让自己女儿认切费林做教父,又一边暗中联络可能加入欧超的俱乐部。4月16日,安德烈·阿涅利在视频会议中通知全部234家ECA俱乐部,欧足联的欧冠从32队改制成36队方案符合ECA的要求,更多照顾到了豪门利益。ECA多数成员也表示可以接受。

  然而这次会议后,阿涅利突然消失了,转身去忙欧超官宣事宜。弗洛伦蒂诺的态度非常强硬,绝不允许36队欧冠改制方案成为现实。既然欧足联向ECA确认4月下旬宣布改制,弗洛伦蒂诺和阿涅利已经串联、酝酿3年的欧超就必须抢先官宣。这就是4月18日欧超官宣的来历。

  “创办者”们也有所准备,例如利用西班牙法律体系的便利,在马德里立即申请并获得法律保护(想避免被欧足联在瑞士起诉);抛出一些虚假的调查数据,声称大多数球迷支持欧超的创办。

  由于5家俱乐部在欧超官宣前打电话给欧足联主席切费林表达歉意,切费林知情后也立即采取行动。欧足联和各国足协首先发表公报表示强烈反对,切费林威胁驱逐参加欧超的俱乐部和球员。

  之后是各界人士的反对,《队报》《米兰体育报》等体育媒体坚决反对欧超并提出强烈谴责。还有多位知名法律专家出来说话,认为反竞争反体育的欧超打官司不仅会输给欧足联,而且面临来自整个足球体系的巨额索赔,还有欧盟可能启动的多项调查。

  各国球迷开始抗议,尤其在英国最为激烈。所有人都意识到了欧超成立对整个足球体系构成的威胁,从周一到周五每天都有强强对抗,未来谁还会看各国的联赛?欧超搞闭环富人俱乐部,谁还有动力和空间去实现新的足球童话?

  美国资本JP摩根随后主动亮相,表示会为欧超提供超过35亿欧元的借款式作为启动基金。这个举动可能最为激怒欧洲各国政客,欧超不再仅仅被视作富人造反,更让人看到美国资本想趁疫情对欧洲足球顶级赛事(欧冠)进行毁灭性抄底。

  球迷抗议到底在多大分量上决定了英超6家俱乐部的迅速退出,这是难以猜测的。可以确定的是,包括英国约翰逊政府在内的欧洲政界强烈的斥责和反对态度才是关键。这堵墙太大,继续下去形同以卵击石。

  可以说,欧超给了约翰逊一次超级难得的民意收割机会,外资大举入侵英超、足球商业化严重破坏社区生活,英国球迷原本就积累了巨大的怨气,这下趁着欧超全面爆发出来。

  对于财力好过意大利、西班牙俱乐部的英超6强来说,欧超是机遇,英超才是根基,欧超引发英超球迷集体愤怒,真是捅了一个马蜂窝。阿森纳、利物浦、曼联等俱乐部老板亲自出来道歉,但可能也无法让事情迅速翻篇,球迷抗议不会停,约翰逊也可能借此继续收割民意。

  近日已经有传闻说约翰逊想在英国强推德国式的50+1模式,即无论各路资本在俱乐部占比多少,球迷会员对重大决策都拥有50+1票投票权。这个法律确保的模式保证了德国俱乐部的公益性、低票价和不爱烧钱的经营路线,这也是为什么拜仁慕尼黑CEO鲁梅尼格表示,他不仅反对欧超,而且不认为欧超可以解决相关俱乐部的债务问题。

  那么,接下来谁能解决皇马、巴萨、尤文图斯、国际米兰等俱乐部的赤字和债务问题?谁能把它们从总是忍不住烧钱的经营模式里拖出来?谁能避免它们出自绝望继续试图组建一个抱团自救的富人俱乐部赛事?

  这桩风波有可能刺激各国和欧盟通过一系列关于职业足球的立法,但着眼点一定是保护足球运动的社会属性,避免它彻底沦为资本的猎物。而球迷持续抗议下去,可能会给参加造反的12个俱乐部造成不小的品牌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