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网-小学体育教案-体育项目-体育课游戏-体育画报-金华市丰羽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体育网

网易体育日评:从伤害体育到伤害

  新闻背景:北京时间2010年1月9日,正在安哥拉参加非洲杯赛事的多哥国家队乘坐的大巴在行驶到安哥拉与刚果边界处时遇武装叛乱分子乱枪扫射

  新闻背景:北京时间2010年1月9日,正在安哥拉参加非洲杯赛事的多哥国家队乘坐的大巴在行驶到安哥拉与刚果边界处时遇武装叛乱分子乱枪扫射。造成一人遇难,九人严重受伤。

  非洲一直都是不安与是非之地。举办非洲国家杯足球赛的安哥拉在1975年宣布独立后,就长期处于内战状态。安可拉的卡宾达省位于民主刚果(金)境内,北临刚果共和国(布),在载有多哥队国家足球队的大巴车穿越卡宾达遭遇机枪扫射,并已造成至少3死7伤之后,多哥队已经宣布退出非洲杯赛事,他们的当家球星阿德巴约也将返回效力的英超曼城俱乐部。不过,非洲足联希望非洲杯按期举行,一名非足联官员甚至表示,按照章程球员应该乘飞机而不是大巴到达比赛目的地,言外之意,多哥的哥们儿不应当图省钱而冒险用并不防弹的大巴车穿越危机四伏的非洲大陆。

  国际奥委会主席雅克·罗格去年3月在科威特城的亚奥理事会体育大会上表示,当前全球范围内的运动员安全问题已成为重中之重:“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就是这个社会的真实反映,我们必须齐心协力向外界表明体育能克服今后发生的此类事件。”罗格讲出此番话时,恰斯里兰卡板球运动员乘坐的汽车在巴基斯坦受到的事件刚刚发生不久,而不到一年的时间,2010新年伊始就已经接连发生了两起体育事件:在此次非洲枪击事件之前,巴基斯坦西北边境省一个村庄内的排球场1月1日元旦当天遭自杀式袭击,造成逾百人死亡。

  体育,一直被视为促进人类和平的竞技交流。在战争中断体育赛事的同时,体育也一直宣称要让战争走开。但在今天,体育已经越来越被伤害。2008年,著名的达喀尔汽车拉力赛就因非洲大陆上的恐怖危机而停办,从2009年起达喀尔便移至相对安全的南美大陆。如果非洲杯足球赛因为此次而停办,则将是继达喀尔之后又一个躲避的体育赛事。由于总是“不宣而战”,防止伤害日益成为世界体育面临的新课题。

  除了在外部伤害体育的,在体育赛场上,恶劣的犯规所造成的体育伤害则是体育内部的。在广为普及、对抗激烈的足球比赛中,粗暴的犯规和杀伤战术更是比比皆是。

  曼联“恶人”基恩报负哈兰德,故意蹬踏其膝关节使其重伤离场的恶行,堪称英超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一次犯规,更令人瞪目的是,基恩在自传中自鸣得意,承认自己是故意踢伤哈兰德,这为他带来了5场追加停赛和15万英镑的罚款。

  而最具效果的声名狼藉的犯规,发生在86-87赛季苏格兰联赛上。效力于流浪者队的伊恩·杜兰特在当时被看作是全苏格兰最具才华的希望之星,但阿伯丁队著名硬汉尼尔·辛普森的犯规毁了他。辛普森用鞋钉踩向杜兰特的动作和扭曲的面孔至今仍被认为是恐怖的代名词。杜兰特因严重的肌腱拉伤离开赛场达两年之久。而杜兰特复出之后,不能摆脱那次伤害造成的阴影,变得谨小慎微而平庸起来,苏格兰也许因此便失去了一位天才球员。

  中国足球的历史虽然比不上鼻祖英国,但在恐怖犯规方面却当“恶”不让。最早有1985年北京队后卫王文宗的一脚踢断胫骨和腓骨,令或许是中国足球史上最具技术才华的前锋古广明在巅峰时期便早早隐退。

  2006年5月25日,在法国土伦杯争夺第三名比赛的最后阶段,周海滨类似黄飞鸿佛山无影脚的飞起一踹,直击到了葡萄牙球员的颈部,随即被裁判红牌罚下,周海滨的一脚在国内外皆引起轰动,老外也在足球场上第一次领教了中国功夫。

  2006年6月8日,法国队为了备战德国世界杯同组与韩国队的比赛,把中国队当成假想敌,兴致勃勃地与中国队打了一场热身赛。然而,当比赛进行到上半场第十分钟,郑智回防时,一个抢球动作令西塞小腿出现变形骨折,并最终无缘世界杯。外国球员据说因此患上了“恐中症”,知道了谁才是线月在重庆举行的东亚四强赛上,在中国与日本之战的第 83分钟,火爆的李玮峰上演锁喉神功,李玮峰边掐对方肚子边露出诡异的笑容,让人难以猜测他有着怎样复杂的心理活动。

  当然,最具有传播力的中国式恐怖犯规出现在北京奥运会上。在小组赛0比2负于比利时队的比赛中,谭望嵩、郑智先后吃到红牌,让中国国奥成为最丢人的奥运足球东道主。而谭望嵩直踹比利时球员裆部的“断子绝孙腿”被制成双截龙游戏式的动画图片,成为QQ聊天的热门表情。

  无论来自于体育外部还是内部,都同样危及运动员的人身安全,进而造成生理和心理上的严重伤害。而此次安哥拉的恐怖枪击,甚至并不像基地组织的恐怖活动那样有明确的目标和要求。这次袭击更多来自于野蛮和混乱,我甚至怀疑实施枪击扫射的“卡宾达解放组织”游击队当时都未必知道他们的袭击目标是一群足球运动员。

  这倒像是中国足球的野蛮和无知,那些无脑的球员在做出伤害动作时,脑子里更像是一团糨糊,根本不计目标和后果。